主页 > 关注生活 >从达尔文到爱因斯坦,其实这些科学家都犯了进化的错误! >

从达尔文到爱因斯坦,其实这些科学家都犯了进化的错误!

2020-06-17 阅读(6830)

从达尔文到爱因斯坦,其实这些科学家都犯了进化的错误!

「evolution」一字在牛津英文字典中的一个定义如下:「任何可比作有机生命体的事物,基于天生倾向的发展或成长……或者任何事物经由自然演变的增长或初生,有别于经由特定作为而产生。」这不是这个字的原意。在拉丁文,「evolutio」指的是展开和阅读一卷书册。就算它开始被生物学领域广为採用,它最初也仅在形容胚胎的生长。

「evolution」第一次被用于物种起源的背景,是在十八世纪瑞士博物学家查尔斯.邦纳(Charles Bonnet)的着作,他主张上帝在他创造的第一种生命形式的胚芽内,就预先规划了新物种的诞生。

整个二十世纪,「演化」一词与达尔文的名字可说形影不离,你很难相信达尔文在巨着《物种起源》(On the Origin of Species)一八五九年的第一版,连一次也没有提到「evolution」这个字!不过,那本书的最后一个字确实是「evolved」。

从《物种起源》出版至今,演化已经取得比上述更广泛的意义,今天,我们甚至可以用演化来描述形形色色的事物,例如英语、时尚、音乐、舆论,以及社会文化演化、软体演化等等。(不妨看看许多网页是如何全心投入「时髦文青〔hipster〕的演化」。)威尔逊总统(Woodrow Wilson)曾说过,理解美国宪法的正确方式是透过演化:「政府不是机器,而是生物……它要对达尔文而非牛顿负责。」

我将焦点摆在生物、地球和宇宙的演化,不代表只有这些科学领域会犯下错误。

我是基于两个主要原因选择演化的主题。首先,我想要以批判的眼光审视几位世人心目中的伟大智者所犯的错误。这些杰出学者的错误,就算发生在一世纪前,也与当今科学家(事实上是全体人类)所面临的问题息息相关。我希望能够证明:将这些错误加以分析,便能形成一个知识的活体,不仅内容引人入胜,更可用来引导从科学实务到道德行为等不同领域的行动。

第二个理由则很简单:自文明肇始,生命、地球和宇宙演化的主题就让全人类──不只是科学家──深感兴趣,也鼓舞了孳孳不倦的探索,想要揭晓我们的起源和我们的过去。人类对这些知识的好奇,至少有一部分凝结成宗教信仰、创世神话和哲学探究的根源。在此同时,这种好奇比较讲求经验与实证的那一面,最终催生出科学。人类能在破解与生命、地球和宇宙演化有关的複杂过程上有所进展,简直可说是奇蹟。很难置信,但我们认为已可以追溯宇宙演化到宇宙年龄只有几分之一秒的时候。儘管如此,很多问题仍悬而未决,而演化的主题到今天仍是炙手可热的议题。

我花了好些时间来决定这段无论智力与实务皆陷于水深火热的旅程中,该纳入哪些大科学家,但最终集中于五位人士的错误。

我惊人的「犯错者」名单,包括举世闻名的博物学家查尔斯.达尔文、物理学家开尔文男爵(一种温标以他为名)、史上最具影响力的化学家莱纳斯.鲍林、知名英国天文物理学家和宇宙学者弗雷德.霍伊尔,以及爱因斯坦──他应该无需我多做介绍了。

在每个例子,我都会用两个不同──但却互补──的观点来探讨其中心论题。一方面,这本书将会描述这几位伟大学者的一些理论,和那些理论迷人的相互关係,部分是为了从有利位置观测它们的缺陷甚,至是失败。另一方面,我将简要地检视各种不同类型的错误,并试着鉴定出犯错的心理因素(如果可能,还有神经科学上的成因)。我们将会发现,错误并非生来平等,而我名单上这五位科学家的错误,本质上亦各不相同。

达尔文的错误在于未理解某特定假设的全部意涵。开尔文忽略了预料外的可能性。鲍林的错误是先前的成功使他过度自信的结果。霍伊尔错在他固执地倡言质疑主流科学。爱因斯坦会失败,则是因为他对于美学简单的观念遭到误导。然而,本书的重点在于,一路走来,我们将发现错误不仅无可避免,更是科学进展不可或缺的一环。

科学发展并非朝着真理直线前进。若非一开始就出错或走进死胡同,科学家反而会沿着太多条错误的路径绕得太远。就某个方面而言,本书介绍的种种错误,都成了惊人突破的催化剂──所以我形容它们是「绝妙的错误。」它们宛如是替科学消除云雾的媒介,让通常是一小步、一小步的科学进展,偶尔会突飞猛进。

我是这样规划这本书的:对每位科学家,我会先写出他们最为人熟知的一些理论的核心要素。这些简要的概述旨在介绍这些大师的理念,适切地说明错误发生的来龙去脉,而非全面性的阐述个别理论。我也选择聚焦于每位大师的一个重大错误,而非洋洋洒洒地列出这些博学家漫长生涯可能犯下的每一个错误。

◎本文摘自《从达尔文到爱因斯坦》,立即前往试读►►►

《从达尔文到爱因斯坦》 from Readmoo电子书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