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Q生活播 >气候战争已经杀到,如何贯彻巴黎气候峰会目标? >

气候战争已经杀到,如何贯彻巴黎气候峰会目标?

2020-07-19 阅读(4103)

批评巴黎气候峰会的不足十分容易,关键是如何在《巴黎气候协议》这个来得不易的成果之上,制定相应的政策,切实有效地对抗全球暖化这个足以摧毁人类文明的灭顶之灾。

笔者绝非危言耸听。随着气候反常导致生态环境不断恶化,世界各地的不少人民将无法维生而被迫流徙各处。比起这些可以预见的「气候难民」,现时严重冲击着欧洲各国的难民潮将会是小巫见大巫。

不错,很多难民表面上看来会是「战争难民」,但专家的研究告诉我们,不少战争表面由种族和宗教纷争所至,但更深层的原因,往往是环境的恶化和生存资源的争夺(卢旺达、南苏丹、索马里及至叙利亚等都是)。「水资源战争」(Water Wars)和「气候战争」(Climate Wars)已不再是小说中的情节。

不少居住在发达国家里的人(也包括700多万香港人),以为这些灾难只是局限于贫穷落后的第三世界国家,离他们的生活十分遥远。过去一年的欧洲难民潮使我们猛然醒觉,这些灾难其实可以由远在天边,倾刻变成近在咫尺。

其实香港也曾饱受的越南船民所困扰。请试想想,如果船民问题重现而且较以往的规模大上十倍百倍,或是数以百万计的北非难民源源不绝地乘船涌向法国南部海岸,你猜那些备受影响的发达地区(无论是香港还是法国)会作出怎样的反应?而当有关政府「迫不得已」将难民拖出公海等死,甚至击沉他们的船只以防他们重临时,我们的人性、道德和核心价值将会伴随船只沉沦深海,那跟文明崩溃有什幺分别呢?

全球暖化是人类迄今面对的最大的危机。但最大的问题不在于危机本身,而是普罗大众缺乏了相应的危机感。笔者肯定,「将全球升温限制于摄氏两度之内」将会是往后所有香港中学生也会背得出的一个目标,因为中学文凭试必修的「通识科」会将把这个目标纳入课程之中。但如果我们没有进一步指出,要达到这个目的便等于发起一场延续整个世纪的全球性革命,或说同学们如果不充份明白「马照跑、舞照跳,死路一条!」,那幺巴黎峰会便等于白开。

在上一篇文章,我们已经看过能够力挽狂澜的「全球经济去碳化」(de-carbonization of the global economy)是如果艰巨的一回事。各国政府如果没有将艰巨的程度向人民解释清楚,这个政府的领导人(如香港的梁振英和黄锦星;当然也包括中国的习近平和美国的奥巴马)便是严重的失职。

从电视新闻报道看到,黄锦星从巴黎返港后接受记者访问,一条问题竟然是:「你认为香港的电费有没有下调的空间?」问的人固然无知透顶,但答的人不直斥其非则更是失职。要落实巴黎协议的目标而又毋须将电费大幅上调,显然是一厢情愿的白日作梦!一日我们的领导人不肯向人民坦白,一日我们便没有解决问题的希望。

好了,现在让我们看看,要贯彻巴黎气候协议所定的目标,我们接着下来应该做什幺。

在国际的层面,我们必须贯彻「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common but differentiated responsibilities)这个各国公认的基本原则,那便是无论从累积排放的「历史责任」、现今的「人均排放量」、「排放的消费谁属?」、「经济能力」、「科技水平」等各个角度看,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发达国家(也包括日本),皆必须肩负起不可推诿的道德责任,带头大力减排。与此同时,她们也应该向发展中国家无偿提供技术转移和资金援助,以协助她们

(1)尽快转向「低碳」以至「零碳」的经济发展,以及

(2)加强社会的基础设施,以应对接踵而来的气候和环境灾难(包括海平面上升,淡水资源短缺、粮食减产、瘟疫蔓延等)。

以上当然便是早于18年前的《京都议定书》所列出的对抗全球暖化「四大支柱」:

    减缓/减排(mitigation); 适应/应对(adaptation); 科技-转移(technology); 资金-补偿(funding)。

简言之,发展中国家如中国、印度、巴西等在致力减排上固然责无旁贷,但我们千万不要受西方的言论迷惑,让她们成功地转移视线而将责任推诿在发展中的国家身上。

在国内的层面(包括香港特别行政区的政府),我们必须尽快大力推行以下三方面的发展:

1)取缔化石燃料:除了立法逐步取缔除之外(就如取缔含石棉的建筑用料),最佳的办法是「喻禁于徵」,亦即引人逐年递增的「碳税」。(原理就如大幅提高烟草税以保障人民的健康一样)。这会发出一个强烈的市场讯号,就是「化石燃料是没有前途的」,从而使市场的资源流向可再生能源的发展。要特别指出的是,一些人提出以「碳交易」(carbon trading)来取代「碳税」,这是极其错误的。实践证明,在欧盟实行了十年的「碳交易」制度成效远逊预期。我们千万不能再将宝贵的时期浪费在这个失败的制度之上。

2)大力发展太阳能和风能等没有二氧化碳排放的可再生能源:各国政府(当然也包括香港政府)应该透过直接资助、参与研发、免息贷款、税务优惠等各种政策以推动可再生能源的发展。由于香港土地短缺,所以必须与邻近的泛珠三角地区紧密合作,其间还要包括适当使用核电、「智能电网」(smart grid)的建设,和引人「自发自用、余电上网」的「逆售电价」 (feed-in tariff)等政策。

3)大力推行节能运动:办法之一是推行「有赏有罚」的「累进性电费」和「累退性电费」收费制度,亦即「人均用电量」若高出某一水平即徵收较高电费,而低于这一水平的即徵收较低电费。其他方法包括限制汽车数目增长、全面转用电动车、严格限制空调的使用等。促进本土农业以减少食物长程运输做成的碳排放也是重要的举措。(为了凸显问题的严重程度,笔者曾多次半开玩笑的跟访问我的传媒说:「要有效对抗全球暖化危机,每四日供电四小时是一个方法。」)

正如「350香港」在上月向香港特区政府所发出的公开信中指出(全文及六百多名联署人士的姓名可于网站找到),在推行上述的政策时,政府必须:

(1)开诚布公地透过各种渠道向市民大众解释事实的真相、以及

(2)以各种特殊措施(如电费补贴),以保障社会的中、低收入家庭不会在这趟能源革命中受到伤害。

就后者而言,除了人道的理由外,还有更强的道义理由:全球暖化灾劫主要由地球上的富裕国家,以及每个国家每个社会中的富裕阶层所做成,而不是由贫困的国家和阶层所做成,但这些阶层却往往首当其冲成为环境灾难的受害者。也就是说,无论是《巴黎气候协议》中提到的资金缓助,或方才提到的电费补贴,都绝不是富人的施捨,而是道义上应作的赔偿。

「350香港」的未来工作方向,主要在于推动「全球去碳撤资运动」 (Global Divestment Campaign,请参阅此 ),亦即呼吁个人和团体再也不要投资在化石燃料产业之上,并将已作的投资尽快撤离。我们首要的目标是香港的八所大学,而初拟的口号是:「继续投资化石燃料产业,便等于合资买绳给自己上吊!」

与此同时,我们也会促使政府建设「绿色金融」市场,好让撤资后的资金能够更好的出路,也让市场大众能够亲身参与「绿色新世纪」的建设。

如果你想参与这项「文明重建工程」,请尽快加入我们的行列!


上一篇: 下一篇: